大堡蒙古族乡:和谐团结产业兴
 丹东新闻网 2019-08-27 06:27:30

大堡蒙古族乡是我市唯一蒙古族乡,蒙古族占全乡总人口的37%。近年来,该乡凝心聚力发展产业经济,促进民族和谐团结,各项事业呈现良好发展局面。

8月23日,采访组进入大堡蒙古族乡境内,道路两侧随处可见种植西瓜的冷棚。在大堡村2组,记者见到了正在地里给瓜茬萝卜施肥的村民王雷。他告诉记者,由于西?#29616;?#33580;种植后易遭受病害,每年西瓜采收结束后,瓜农们往往会利用闲置的土地种植黄瓜、萝卜、辣椒等蔬菜,创造额外的经济效益。“上一茬西瓜卖了20多万元,全?#19994;?#23567;康生活得益于西瓜产业。”王雷说。

王雷的父亲是大堡村第一批种植西瓜的人,1991年他便从黑龙江引进苗种,到沈阳学习种?#24067;?#26415;,试种了5亩西瓜。经过多年的发展,目前王雷家每年都种植西瓜20亩上下,亩产可达一万斤。靠着种植西瓜,王雷家里早已换了新房、买了车。“原来俺家生活一般,说实话当年没选择种西瓜,说媳妇都?#36873;!?#29579;雷笑着说。

像王雷这样通过种植西?#29616;?#23500;的村民,在大堡村比比皆是。村党支部书记于发政介绍,大堡村种植西瓜近4000亩,占全乡西?#29616;种?#38754;积的一半以上,全村1000余户中,有400多户种植西瓜,西?#29616;种?#26089;已成为全村的支柱产业。于发政说,大堡村的土壤为“沙溜子土?#20445;?#36866;合西瓜生长,?#19994;?#22320;昼夜温差大,日照充足,便于糖分积累,因此大堡西瓜具有皮薄、瓤红、纤维细腻、甜度高等特点。“外地的好?#20998;?#25343;到大堡村来种植,种出来的西瓜往往?#20998;?#27604;原产地还要好。”于发政说,西?#29616;种?#19981;能重茬,他们反复研究探索,采用葫芦根为母本对西瓜进行嫁接,解决了“瓜地不重茬”的问题。

乡领导介绍,大堡种植西瓜已有20多年历史,2018年全乡西瓜产量超过3万吨,产值达3000多万元。20多年来,大堡西瓜不但销往全国各地,还出口到俄罗斯、韩国、日本等国家。从“大绿皮?#34180;?#22320;雷瓜”再到“甜王?#34180;?#38182;王?#20445;?#22823;堡人对科技种瓜的脚步?#28216;?#20572;止。目前,大堡在更新西瓜?#20998;?#22522;础上,还建立了专业的育苗基地,统一栽培、统一管理,保证了西瓜育苗的优质高效。瓜农与全国各地经销?#31958;?#35746;了?#21512;?#21512;同,将西瓜销往大城市,在超市?#20113;?#29260;销售。

近年来,乡党委政府大力引导西瓜产业种植,搞好技术服务,各村成立西瓜协会,帮助注册产品商标,修建农田作业道数十公里。而在大堡乡不适宜西?#29616;种?#30340;地区,也由传统的棚菜产业,也转向种植小草莓、蓝莓等小浆果。目前小浆果在大堡蒙古族乡种植面积均超过一万亩,年产值也超过1000万元。

保家村是该乡8个村离乡政府最远的一个村, 34.7?#26898;焦?#37324;的范围内,几乎每一道?#28966;?#37117;有一道溪水,其中一条叫三股流的河流经该村9公里,村里10个村民组分布在河两岸。多年前,这些溪水流上?#25216;?#35774;了水泥板子,村民对付着过河,但没顶住2010年那场大洪水,被冲得七零八落的。有一年,河水暴涨时的保家村,发生了村民拉车的马匹从水泥板?#30001;?#28369;下?#36141;?#28346;亡的事情,令人痛惜。2012年本报开展“走基层·山村?#23567;?#20197;《保家村盼桥》为题报道了村民们希望修建真正大桥的呼声。

村党支部书记兼村主任赵荣玉介绍,随着政府对农村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不断加大,从2012年前后开始,保家村建桥就开始?#21483;?#20462;建高标准的桥了,即?#25925;?#28459;水桥,也要钢筋水泥桥。如今,架在三股流的3座高标准漫水桥涨多大的水,?#37096;?#28982;不动,水一回落,立马走车走人。

2017年,由财政支持的保家大桥建成通车。在建桥的那?#29238;?#26376;,工地成了保家村的一景,每天都有村民驻足观?#30784;?#21487;以说,保家大桥完成了保家村?#22797;?#20154;的夙愿,而今年,由丹东市审计局协调凤城?#20852;?#21033;部门投资的第二座公路桥已经开始招标,这对保家村的村民来讲,可谓好事成双。

桥有了,路呢?如今,村路溜平,一码的柏油路,连组组之间的路都是水泥路。还有两个组的路已经纳入计划,今冬明?#21644;?#25104;路基改造,?#25925;?米宽的水泥路。

当天采访组在大堡蒙古族乡采访?#20445;?#22312;该乡三官村发现一处清未民初时期的老宅园---“夏家大院?#34180;?#24635;体感到,与我市乡村保存下来的其它清未民初时期的老宅园相比,其建筑保存相对完好,不仅有着?#32454;?#30340;历史研究价值,?#25925;?#38750;常好的旅游?#35797;础?/p>

“夏家大院”位于三官村12组一村堡路旁,记者观察,现存的“夏家大院” 分东西两个四合院,占地数十亩,有房屋40多间,属典型的满族建筑群落。带记者探访的村干部夏秀胜介绍,门前这条路是后修的,原来两个四合院周边还有一圈两米来高的围墙,他小时候记得,围?#26898;?#30742;被村民们?#21483;?#25286;除用于别处了。

记者先走进“西院”观察,大多数房间都居住着村民,连四合院的过道门楼也被分成两家村民居住。而进入院内看到,西厢房有6间,东厢房3间,正房有5间,都是老式石基座的青砖瓦房。而各房顶部为镂空小瓦,房脊两头?#23567;?#21246;狗”翘檐。各房屋窗户较大,中有斑驳红漆的粗木贯顶,淡蓝色的窗棂木格有明显雕琢痕迹,图?#22919;?#32654;,让人心动。

“东院”与“西院”建筑格局差不多,也有三四家村民居住。与“西院”不同的是,在路旁和过道门楼前有一个影壁墙,虽有些残破,但也流露出这座宅园当年的大气。夏秀胜介绍,原来西?#22909;?#21069;也有影壁墙,后筑路时扒掉了。

这里的村民大都知道曾经“夏家大院?#26412;?#20303;过夏姓、宋姓两个大户人家,但对宅园什么时候建造、园主人身上又?#24515;?#20123;故事,大都说不清。68岁的夏振力,虽是三官村的普通村民,其父亲曾经是凤城政协委?#20445;?#21152;之?#23219;?#20154;的耳口相传,他对“夏家大院”的今昔颇有研究。

“‘夏家大院’是由夏?#38386;值?#20457;在1905年后建造的,老大在东院,老二在西院。”夏振力说,夏家?#20540;?#26159;万字辈,与他虽属一个祖上,但属另一支脉。他们祖上在清初给?#20351;?#31181;过菜,还沾点?#26159;住?#21518;来,大清封禁龙兴之地,夏?#26131;?#19978;从京城与部分满蒙子弟被“拨民”到凤城附近守边门。传?#28966;?#32490;年间?#20445;?#22799;家?#20540;堋?#36825;一支较为发达,在三官村、石城、安东等地开杂货铺。相传,1904前后,日俄战争期间,俄国人请求“夏家?#20540;堋?#20026;其筹办军粮,并交了定金,结果俄军战败?#20248;埽?#21518;“夏家?#20540;堋?#23558;这笔军粮卖了,也得到了发迹第一桶金,随后在原籍三官村建起了“夏家大院?#34180;?夏振力说,后来夏家杂货铺越开?#28966;悖?#22312;整个安东地区有上百家夏?#19994;?#26434;货铺,几乎为全凤城的首富。“为什么后来败落了呢?”夏振力说,一是多年的家族性经营,管理不善,再者是在伪满洲国成立后,受日本人?#33539;搖?#30424;剥和压榨,于是在1945年日本投降前,夏家因资不抵债,“夏家大院”被查封了。解放后,新中国社会主义改造时期,“夏家大院”被分给了村里的贫苦村民。“如今也多?#25105;资?#20102;。”夏振力说。

丹东日报社融媒体报道组 赵小刚 刁庆峰 张润泽

?

?

编辑: 张?#23452;?

相关新闻?#20137;?/h1>

丹东新闻

?#35745;?#26032;闻

凯蒂卡巴拉走势图